2014年7月23日星期三

同志的事,不能等 / 邵祺邁

如果人在台南,必然會去最投緣的那間宮廟裡求一支籤。行之多年的習慣了。有一次、那麼古怪的唯一一次,我最敬愛的神明遲遲不發下聖筊,籤也只好一直換,反反覆覆弄得我心煩氣躁。解籤阿姨笑著安撫:可能是今天問事的人比較多,祂在忙;或者還沒考慮好給你哪支籤最恰當。你稍等一下啦。

同性戀不是病,急起來要人命。有過好幾次,朋友,或者朋友的朋友(根本不認識),發生了非常緊急的事情,慌著打電話給我。有遭汙衊霸凌的,有被警察上門找麻煩的,觸及的領域則有法律的宗教的疾病的家庭的學校的……也有急救和收屍的。我生平學藝不精,聽完一連串破碎凌亂的陳述,除了盡可能安撫,也只能(好像)很有義氣地說:這部分我沒有太深入的研究,給我一點時間,我幫你打到熱線問仔細好嗎?

2014年7月20日星期日

聽大俠說故事 / 喀飛

剛認識大俠的時候,他臥病在床,儘管無法動彈,精神卻好得很,講話中氣十足。說起往事,像剛剛發生,人物與場景就從他話裡跳了出來。熱線一群探視的人,圍著他的病床,聽他一個人口沫橫飛,像說書人一樣,連講一大串。

「那時候兵荒馬亂,縣裡有人仗勢要搶人妻女,跑來找我媽主持公道,她勸不聽,那人還想蠻幹,我媽拔起槍就給他一槍。後來打電報給省城裡當官的大伯,免了那人職務。」

2014年7月14日星期一

關於入班那兩三事 / 李月

去年九月的時候,因為我閒來無事,工作人員邀請我一起參與第一批入班,第一次入班時,面對這麼多小孩子,其實我很手足無措,講話還會咬螺絲,但上了賊船就要當個快樂的海盜,在一場又一場的入班,其實自己有了很大的改變,自信口條台風都變得穩固,也延伸出自己的講課風格,從緊張的壓力到能從中感受到一點成就感的來源,從原本直挺挺的站在台上,到現在能走下台跟學生互動,這都是我在入班時的那些小事。

2014年7月9日星期三

慘綠的感受 / 阿奇

後來,終於發現自己一直投入青少年的同志運動,是因為當年的無力無助,是想告訴當年的小女孩不要怕、妳可以好好地長大成人。

零七年的初冬,跟著社團學長姐、熱線義工和壢中畢業的同志校友,一起在中壢高中演講認識同志、分享生命故事,那短短的兩個小時,改變了我接下來七年的人生。當我第一次拿著麥克風敘述著自己發現喜歡女生時的徬徨無助、害怕恐懼,而非絕大多數異性戀生命經驗中的小鹿亂跳和滿心期待,當我說著腦海中揮之不去的拿起刀子自殘或上吊自殺的畫面時,我看著台下的學生,突然意識到,如果當年我坐在台下、有人站在台上告訴我即便經歷這些他還是可以好好地長大成人、他也可以畫好未來的藍圖而非一片黑暗,也許在那黯淡無光、永遠無法對他人傾訴的時間裡,能有一點點的改變。